分类 拉菲2 下的文章

  11月22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22日报道,日产汽车公司22日下午将召开董事会,解除因涉嫌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被逮捕的卡洛斯・戈恩的董事长职务。日产打算让社长西川广人暂时兼任董事长,并设置由外部董事组成的企业治理委员会,正在就此展开协调。

  戈恩1999年从法国汽车巨头雷诺派遣至陷入经营危机的日产,19年来施展了坚决手腕,以其为核心的经营体制将瓦解。

  同时被捕的董事Greg Kelly也将被解除职务。拥有企业代表权的董事将仅剩西川一人。戈恩和Kelly将留任董事,将其剔除出董事会需要股东大会的决议,今后拟由西川主导尽快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日产将着手修改由戈恩实际上决定分配额的董事报酬制度。对姑息重大违规行为的宽松的内部审计和企业治理进行改革也是紧要课题。

  日产还需要重新构筑同组成企业联盟的雷诺和三菱汽车的关系。根据设想将降低拥有其43.4%股份的雷诺的出资比例,并调整三家公司合作方式。

  雷诺未解除戈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CEO)的职务,决定让二号人物、首席运营官(COO)蒂埃里・波洛雷代理CEO一职。

  三菱汽车下周将召开董事会,决定解除戈恩的董事长职务。

  戈恩此前强力引领了三家公司联盟。认为日产的西川、雷诺的波洛雷以及三菱汽车CEO益子修要凭借集体领导机制展开运营,需要“公平的关系”(日产干部语)的呼声强烈。

  11月20日电 据韩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韩国保健福祉部20日发表的《2018年度社会保障国民认知调查》结果显示,韩国人目前最大的烦恼是工作,其次是健康和老年生活,有三分之一的韩国人对工作岗位充满担心。

  本次调查是韩国保健社会研究院针对全国20岁以上的1000名民众及100名专家实施的。调查结果显示,36%的应答者认为,目前最大的烦恼为“工作岗位”,17%的应答者回答“健康”,15%的应答者回答“老年生活”。另外,对100名专家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50%的专家认为5年后韩国人最为担心的还是“工作岗位”。

  在老年生活方面,51%的应答者称,自己正在进行养老准备。在没有进行养老准备的人群中,30-50岁的应答者表示今后将进行养老准备。而60岁以上的应答者中,71%的人表示没有能力进行养老准备。

  应答者对自己生活的满意度给出了6.6的平均分(满分10分),其中20多岁年龄段最高,为6.88分,其余为30岁年龄段6.73分,40岁年龄段6.6分,50岁年龄段6.71分,60岁以上6.19分。

  另有80%的应答者赞成扩大社会保障政策,但仅有32%的应答者愿意为其多支付税金和保险费。

  “一方净土”何以沦为贪腐“重灾区”

  ——海南省琼台师范学院腐败窝案剖析

  他说,作为党委书记,不但没能做好表率,没有担负起全面从严治党职责,反而受贿,愧对党的培养和信任,愧对于人民的信任……

  他说,自己是一校之长,在学生心中曾有着高大的形象,现如今,却成了一个贪官,抹黑了学校的形象,对不起全校一万多名师生……

  他说,身为高校领导却以身试法,给党的教育事业和社会造成了很大的危害,对此追悔莫及……

  高校,本应是“一方净土”,然而,海南省琼台师范学院这所秉持“宣德育人,衍道敦行”校训的百年老校,却因多名校领导严重违纪违法,沦为腐败的“重灾区”,委实令人痛心。

  为人师者,必先正其身,方能教书育人。琼台师范学院原党委副书记、校长程立生,原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陈福川以及已退休的原党委书记李向国等3人,本应是学校改革发展的领军人,全校师生教育的引路人,却在权力和金钱面前迷失方向,陷入违法犯罪的深渊。2017年12月,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滥用职权造成国家经济损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收受财物等,程立生、陈福川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李向国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3人均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管党治党责任缺失,学校前进航向偏离

  一所高校多名校领导同时被查处,令人震惊。然而,从琼台师范学院党委领导班子长期以来管党治党失职失责的表现来看,腐败窝案的爆发其实有迹可循。

  2016年8月至10月,海南省委巡视组对琼台师范学院进行巡视。巡视发现,该校党委缺乏对党建工作的引领作用和带头模范作用;党委主体责任落实不力,民主集中制原则落实不好,存在“家长制现象”,不重视发挥学院纪委的作用,监督执纪弱化等问题。

  据统计,近5年来,该校党委会议议题涉及党建工作的仅26项,占全部议题的8%,其中2012年以来党委没有专题研究过班子自身建设问题。

  作为当时校领导班子的班长,李向国说,当上一把手后,听到的都是奉承话,听不到或很难听到不同的意见和批评了,在学校成为了一名不受别人监督或者别人很难监督的人,自己说什么、做什么,别人都会认可,自然而然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做出违纪违法的事已是必然。

  2015年9月,李向国退休,学校党委书记一职空缺,党委副书记、校长程立生理应扛起管党治党职责,然而他却认为自己不是党委书记,从未将党建工作真正摆上议事日程。陈福川从分管后勤的副校长转任纪委书记,非但不遵守纪律、维护纪律,反而拜金主义严重,有机会就想捞一把,更别提履行监督职责了。

  就这样,在党的领导严重弱化的情况下,校领导班子成员政治观念淡薄,责任心不强,遇到问题心里都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甚至搞不团结,队伍涣散、各行其是,政治生态遭到严重破坏。

  学校教职工反映,由于领导班子不讲政治,不敢担当,不作为,没有人与消极腐败现象作斗争,学校里拉帮结派、跑关系、谋私利的现象较为严重。

  高校党委是学校工作的掌舵者,一旦党委领导班子出现问题,带领学校教职工前进的航向,就必然偏离。

  纪律意识淡薄,对各项规定置若罔闻

  巡视发现,琼台师范学院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发放津贴补贴问题突出。

  琼台师范学院自2011年1月起实行绩效工资,按规定自行发放的津贴补贴应一律取消,但该校依旧多次违规发放津贴补贴,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2013年春节,该校还使用创收结余资金向全校教职工及退休人员发放春节慰问金共136.38万元。

  为了通过省会计核算站的审核,该校制定各种发放津贴补贴的名目达243个,如青年教师基本功考核补助、技能竞赛活动工作人员补贴、艺体美等专业测试改卷补助、新生开学报名补助、增加工作量津贴等。甚至,在一些培训活动中,校领导们未进行授课,也以授课名义领取劳务费。

  不仅如此,学校还违规设立小金库,使用小金库资金发放补贴,支付接待费用和其他开支等共计55.35万元。

  据统计,2011年1月至2015年,该校共违规发放津贴补贴447.6万元,其中党的十八大后违规发放津补贴207.12万元,程立生、李向国和陈福川分别领取32.9万元、15.96万元、10.95万元。

  当问及学校为何敢顶风违纪、滥发补贴,原党委书记李向国表示,自己不懂相关规定,开会时大家说这笔钱可以发,于是就发了。

  程立生则说,对于出台的规定,不愿意花时间去好好学习,也没有认真对待、严格执行,总认为上级相关管理部门不会检查那么严格。

  作为学校管党治党第一责任人和一把手,对党纪国法不学、不知、不畏,毫无纪律和规矩意识,对全面从严治党和加强作风建设的各项决策部署置若罔闻,着实令人震惊。

  “审查调查中发现,校领导法纪观念淡薄,经常以一知半解、自以为是的心态办事,把政策规定当成摆设,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成为常态,甚至在组织找其谈话时,依然没有意识到错误,对违纪行为进行狡辩。校领导班子在一些重大问题上不能坚持原则,执行制度不力,上行下效,带着众多干部一起‘下水涉险’,审查组从一个问题入手,便连根挖出一串。”海南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人员说。

  思想防线崩塌,在金钱的诱惑下突破底线

  近年来,琼台师范学院发展迅速,2016年升格为本科院校,办学规模日益扩大,工程建设增多,众多项目和资金涌入,成为了建筑老板、开发商眼中的“香饽饽”。

  2008年,李向国初到琼台师范学院任党委书记时,就有一名做基建工程项目的老乡找到他,想通过关系在学校承揽工程,被他拒绝了。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老板们一次又一次的拉拢诱惑下,李向国的思想开始蜕变,从开始接受香烟、接受吃请,到接受金钱,慢慢地变得适应和习惯起来。

  如李向国一样,程立生、陈福川从吃吃喝喝开始,同老板们“傍”在一起,在推杯换盏中逐渐放松了警惕、丧失了原则、突破了底线。

  “起初,对于老板们请吃请喝,我觉得这只是一种人际交往,也不在意。后来他们拿来酒、茶叶等,自己也觉得是小节,不是大问题,再后来,理想信念发生了动摇,慢慢形成‘当官不挣点外快太不值’的观念。”程立生说。

  陈福川则表示自己分管后勤工作期间,与工程队的老板们接触多了,总认为他们素质低,没多大本事,都是靠自己的帮助拿到工程,看着他们吃得好、住得好、开好车,心里很是不平衡,所以在他们送钱来时,就毫不犹豫地收下了。当陈福川得知自己即将不分管后勤工作后,担心以后捞不到好处,竟向承揽项目的老板开口,一次性“借”50万元,老板明知有去无回,也只能如数奉送。

  在众多老板中,吴某算是与校领导来往较为密切的。当得知琼台师范学院府城校区临街铺面将采取同开发商合作的方式进行改造和出租时,吴某就想方设法通过关系找到了李向国、程立生、陈福川,希望承接项目,并许诺重金酬谢。随后,陈福川主持召开招标会,在3名校领导的默许下,吴某通过串标手段中标。

  在未对项目进行论证和评估的情况下,学校便匆匆与吴某签订了铺面改造协议,并同意改造完成后,铺面租金按比例同吴某分成。经相关部门测算,近5年同吴某对铺面租金不合理的分成,共造成国家经济损失2000余万元。

  吴某赚得钵满盆满,自然也不忘向李向国、程立生、陈福川送上大礼。在李向国等校领导们的帮助下,吴某又相继承接了学校多个项目。经查,吴某分11次分别送给李向国、程立生贿赂款各79万元。

  审查发现,在学校各类工程项目建设中,大部分项目都由8名建筑商承揽,而他们都会不同程度地向校领导及部门负责人送上好处。

  就这样,老板们通过校领导承接项目获取利益,而李向国、程立生、陈福川等人竟也心安理得的收取“回报”,陷入违纪违法的泥潭不能自拔。

  自2018年5月起,李向国等人先后接受法院审判。其中,李向国非法收受贿赂款共计165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程立生非法收受贿赂款共计249.3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50万元;陈福川非法收受贿赂款共计208.8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60万元。三人赃款均予以没收,上缴国库。(本报记者 姚嘉 通讯员 陈静)

  11月22日电 据《欧洲时报》法国版微信公众号报道,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参加“法语地区大学会议”期间在社交媒体上说:“不太富裕的法国学生和有钱的外国学生交一样的学费,法国学生家长还在法国工作缴税多年,这是不公平的。所以我们决定,不住在欧洲经济区的国际学生,将要交更多的公立大学注册费,费用约为他们所受教育成本的三分之一。#欢迎来法国。”

资料图片: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资料图片: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

  据法国各大媒体的报道,所谓“所受教育成本的三分之一”折合成现金,就是公立大学本科注册费2770欧元(约合人民币21840元),硕士和博士注册费3770欧元(约合人民币29724元),费用从明年入学开始施行。而居住在欧洲经济区的本地学生学费保持不变。

  相比目前法国公立大学每年的注册费本科170欧元,硕士243欧元,博士380欧元,费用一下翻了十几倍。

  菲利普对此项名为“选择法国(Choose France)”的“吸引国际学生战略”充满雄心壮志:

资料图片:法国学生。资料图片:法国学生。

  “欢迎来法国”战略是:增加来法读书的国际学生数量、用奖学金给不富裕和优异的学生补助,让有经济能力的学生付钱。”

  “我们的目标是: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取胜,我们要接纳最优异的学生,他们可以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学习人工智能或中世纪语言学。”

  “我们想吸引更多国际学生来法读书。我们希望在2027年,每年能吸引50万国际学生来法读书(目前国际学生数量为每年32万人)。”

  对此,许多在法学生表示“幸亏毕业了”,“公立不值得”,“梦断法兰西”……

  法国的“黄马甲”游行还没彻底结束,国际学生的抗议怕是已经蓄势待发了。不过至少明年施行的“法国硕士毕业4年内可以从本国申请来法找工作签证”的政策还在。

  据《费加罗报》的分析,法国政府试图用这种方式对来法读书的学生进行筛选,他们更想要欧洲学生和其他地区的“高精尖”人才。

  法国总统马克龙3月在法兰西学会的演讲上说过,法国应该提高国际学生的数量,尤其是那些“新兴国家”学生的数量,比如印度、俄罗斯、中国学生,然而目前在法国数目最庞大的非洲学生没有被提到,目前45%的来法留学生都来自非洲。

  11月12日电 据辽宁省本溪市明山区东胜小学微信公众号消息,本溪市明山区东胜小学今天发布声明,该校学生因琐事将同学烫伤,学校没有及时迅速处理,存在工作失误。当地教育局党委给予该校校长花启国党内警告处分,免去张莹莹东胜小学副校长职务,并调离本校。

微信公众号截图微信公众号截图

  声明称,2018年10月11日上午第四节课下课期间,本溪市明山区东胜小学六年三班赵某同学因为琐事,故意将热水倒进杨某同学脖子及上身,经市中心医院诊断,造成杨某同学后背及前胸大面积二度及深二度烫伤,对杨某同学造成严重的身体和心理创伤。

  学校在调查处理此事过程中,没有及时迅速处理,存在工作失误。

  声明指出,花启国校长已经代表学校向受伤学生家长正式道歉,取得了受伤学生家长的谅解。明山区教育局党委现场办公,对此事作了妥善处理。由于学校处理不当并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决定给予花启国校长党内警告处分,免去张莹莹同志东胜小学副校长职务,并调离本校,对于受害学生的后续治疗及赔偿工作进入法律程序。